dc12d4c9

之前曾發在過百度貼吧的東西。
以後全數移動到 BLOG 繼續更新,不會在百度發文了。
另外放在 BLOG 的內容已經經過初步糾錯與修飾,所以跟百度的內容有些不同。
BLOG 的算是正確版。

是以<無口なライオン>的 MV 作為背景打的文,但不是全部跟 MV 一樣,設定上有很大部分有變動。
建議同學看之前可以先去把 MV 看一看。

以下內文
-------

 

寡言之獅
序.
時光屋


我想最初,父母之間還是曾有過溫暖而美好的時光。
只可惜,由於在我懂事之前那樣的光景就已告終,所以最後留在了那些可以追溯的最初記憶之中的只有他們不絕於耳的惱人爭吵,以及她的溫柔。
『為什麼就不能替我想想呢?!』
『你永遠都是這樣說,我哪次沒有替你想了?那你又甚麼時候才要替我和孩子想想?』
越來越激烈的爭論伴隨著摔東西的聲音,即使躲在房間裡用雙手摀住耳朵還是可以聽見。我環視了下房間,早就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哥哥一放學就逃到朋友家去了,令我不禁後悔放學後直接回到了家這件事。媽媽開始哭泣,強烈的窒息感隨著她的哭聲越來越失控、掐住了我的脖子。為了逃離窒息,我趁他們又開始朝彼此大吼前重新背起書包,悄聲離開了家。
昨天還是那麼炙熱的夏日陽光,今天就像呼應著父母的狀況那樣,被一大片一大片烏黑的積雨雲給遮蔽了。我一邊想到書包裡沒有放傘一邊漫無目的地走著⋯⋯不,說是漫無目的也不盡正確,其實我知道自己要去哪裡,這無意識的雙腳只會有一個目的地。

回過神時,我已經來到了學校的操場。

正好結束練習的田徑隊員們集合在老師面前聽訓,我看到旁邊在等待的家長裡有幾個同班同學的媽媽,便在可以看清他們表情的位置就停下了腳步,保持了與他們的距離。即使如此,當訓話結束後,站起身拍掉腿上沙子的她還是馬上注意到了我。那抬起頭朝這邊射來視線的動作就好像她身上裝了我的探測天線般,那樣的直覺、毫無遲疑。
『七瀨!』
她--還穿著運動服的小佑朝我揮著手,臉上是大大的笑容。
在她和學長姊們去淋浴與更換制服的時間裡,我站在校舍門口等著。天空還是那樣的陰沉,一副隨時下雨都不奇怪的模樣。在從校舍往校門口的路上,一個個紅色與黑色的書包從與我年齡相仿的孩子身上移動到了他們媽媽的肩上。即使天氣那麼地差,還是有蟬用盡生命在鳴叫。一個同學笑著跟我說了再見,我捉著裙子朝她點了點頭。
『抱歉抱歉,等很久了嗎?不小心被老師叫住了⋯』過了好一陣子後已經換回制服的小佑終於跟著一位學姐一起出來了。因為有學姊在,我只是朝她搖了搖頭,表示沒有等上很久。
『佑美,我媽好像有開車來,要不要帶你們回去?』高年級的⋯我記得確實是女子田徑隊隊長的學姊這麼說著,指了指正站在校門口朝我們這裡望來的一名女性,但小佑只是擺了擺手:『沒關係,我跟七瀨慢慢走回去就好了』,在還是不敢直視學姊的我身邊如此說道。
跟學姊一起走到校門口並目送她離開後,小佑牽起我的手,朝與家反方向的方向去了。
是海的方向。
『最近田徑隊練習好多』
『嗯-因為馬上要比賽了呀』她踢了踢腳邊的石頭。
『小佑是中年級的王牌呢』
『沒那麼誇張啦』
『大家都說你再這樣跑下去可以保送高中了』
『高中保送⋯可是我才國小四年級耶』
小佑疑惑地搔了搔臉頰,我們持續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關於為何一個多小時前就已經跟其他學生一起放學了的我、現在會背著書包跑來學校找她,小佑一個字都沒問,只是用她的兒童手機發了訊息給媽媽,說晚上我會到他們家吃晚餐。
『天氣好差喔』
『聽說有颱風要來唷』
海潮的氣息愈發強烈,不知道甚麼時候我跟小佑追跑了起來,我們一路笑鬧到了屬於我們秘密基地的海灘邊。面對陰沉的天與濕熱的空氣,小佑率先將書包甩到一邊、脫下鞋子和襪子跑進了海裡,水性不好的我雖然同樣脫下了鞋襪,卻只敢站在海浪會沖上來的地方踢踢水。
『小佑!你不是才剛沖完澡嗎?』
『沒關係啦!反正這件衣服今天就要洗了』
被我們稱之為『秘密基地』的這個內灘,其實並不真的那麼秘密,平時總有許多附近的居民會在這個內灘釣魚或戲水,只不過今天大概由於天氣因素,內灘上竟沒有我們兩個以外的其他人。
眼見小佑獨自在海裡玩得歡快,我也在岸上閒晃了起來,這個內灘上被丟棄了許多千奇百怪的大型垃圾,從最常見的輪胎、桌椅、衝浪板,到有點偏門的電柱、旋轉木馬、烤肉機都有。其中最誇張的是聽說由以前駐紮在附近基地的美軍留下的露營車車廂。但也多虧這個內裝幾乎沒有損毀的廢棄車廂,我和小佑偶爾還可以在海邊寫寫功課。
『唔~』似乎玩水玩夠的小佑拖著溼答答的身子上了岸:『海風這樣吹起來有點冷耶』,雖然說是夏天但也接近黃昏了,加上海邊的風大,原本還很開心地在水中遊戲消暑的小佑這會兒抱住了自己的身體露出了很冷的模樣。
『我先進去一下,等我乾了我們就回去吧』她指了指露營車,接著幫把兩人份的書包一併拿了進去,一點也沒懷疑我會跟著她一起回家的事情。我點了點頭,看著她關上車門,有件事情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雖然小佑也知道我的爸媽感情不好,但其實最近⋯爸爸媽媽開始真正討論要離婚的事情了。
離婚的原因主要還是爸爸,所以哥哥似乎已經打定主意如果真的離婚就要跟媽媽走,但因為房子是爸爸的,如果跟著媽媽走就得搬家、不能繼續跟小佑當鄰居了⋯
這件事情到底該不該跟小佑說呢。
好討厭,到底為什麼爸爸跟媽媽一定要吵架呢?
我不喜歡他們吵架,也不想要一家人分開⋯
海浪繼續拍打在我的腳上,我摸了摸一旁旋轉木馬的頭,這隻木馬是因為腳部斷掉了,才被單獨拆下來當成垃圾丟到了這個地方的吧。看著它失去了腿後那發黑的凹凸斷面,我不禁想哭,這支木馬也被迫跟它的家人分開了。
聽說如果爸爸跟媽媽離婚,我就得選擇非跟其中一個人走不可。
但我既不想離開爸爸,也不想離開媽媽。
為什麼非得吵架不可呢⋯
時間靜靜地流逝,原本看來厚重的積雨雲被風吹動,接近黃昏的陽光慢慢地灑回了大地之上。我捉住自己的裙子,想著今天到底有沒有辦法不回家,因為總感覺回家的話、就會被問到到底要跟爸爸走還是媽媽走。
我不可能哭著求他們不要離婚--大概就是我哭著求了他們,他們也一定會離婚吧。
因為他們就是這樣一對夫妻。
『七瀨⋯七瀨⋯』
小佑的呼喚聲將我拉回了現實世界。
回過頭,她從半開著的露營車門裡朝我朝著手,我跑了進去。相較於開始變得有點冷的海灘上,車廂裡果然溫暖不少。
『我們一起把功課寫一寫再回去吧』
我點頭,迅速找到地方坐好後,學著她的模樣把作業從書包裡拿了出來。
『哪,小佑⋯』
『嗯?』
『⋯我今天可不可以在你家過夜?』
作業寫到一半時我這麼問道。
小佑這次沒有很快地回答我,她停下筆朝我望了過來,我也只好停下筆,但卻是繼續低著頭不敢望向她。我經常去小佑家吃飯,但很少過夜,因為我們就住在隔壁而已,媽媽不喜歡我到了深夜還在鄰居家打擾。
『⋯可以啊』
抬起頭,跟著夕色一起映入了雙眼的,是小佑的笑容。
我感覺淚水緩緩溢滿了眼眶。

『七瀨,你知道嗎,只有在這台車子裡啊,時間是停止的唷』
『真的嗎?』
『真的唷,所以啊,在這裡台車子裡面的幸福是會一直延續下去的』
『那我可以一直待在這邊,不寫作業、明天不要去上課了嗎?』
『呃⋯⋯對不起,我騙你的⋯』

我忍不住破涕而笑。
一個禮拜後,爸爸跟媽媽離婚了。

自懂事時開始,我就對兩件事情有了記憶,
一個是父母不絕於耳的惱人爭吵聲,一個則是她的溫柔。
但就是最溫柔的謊言,依舊還是謊言。
我們終究會長大。

時間終究無法停止在那個小小的、只有我與小佑的露營車之中。

 


(待)

-------------
預計構成是「序篇+本篇(十三章)+終章」,因為這文在百度貼吧有 PO 過所以在那邊找得到之後的進度,但還是建議同學們不要先去看,不然就不好玩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藤乃便當屋

d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