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話,初春從木山辦公室被帶到車上的過程腦補^q^

 

──不是說去泡咖啡嗎。
咖啡在哪裡??
初春飾利對於自己腦裡閃過的第一個想法感到發噱。咖啡不是重點吧!她忍不住在心中喊道。緩緩,將左手插在口袋裡的木山春生走進辦公室,帶上了門。
「不要動比較好哦」
身旁那一整櫃的共感覺論文像隻麥克筆,在木山那『值得信賴的長輩』身分上打了個大大的問號。不管是以一般學生的思路來思考,或者以風紀委員的思路來思考,初春都不覺得自己現在很安全,身體不自覺地縮了起來。
緊捉著一份論文的手心泛出了汗水。
「這…是怎麼回事呢,木山博士?」
「你覺得呢?明明都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所以──我正跟幻想御手事件的主謀共處一室?

初春後退了,瞠著眼,論文掉在地毯上,發出鈍重的聲響。
緩步逼近的木山看起來一副甕中捉鱉的模樣,因為對手直到不久前都還是個小學生,才顯得這麼毫不在乎嗎?明明我是風紀委員…她的態度讓初春惱火,因著初春也很清楚,確實,真的動起手來的話自己沒有絕對的把握打贏木山。
就算是窩在室內工作的研究員,木山畢竟是成人,身體還在發育中的初春,在風紀隊中以電腦戰為強項而非以肉搏戰為強項的初春,抱著「向專家尋求意見」的心態前來、除了手機之外什麼東西都沒帶的初春…
如果是白井黑子的話,此刻徒手就可以制伏木山了吧。
然而白井不在這裡。
初春僅有的能力,也不是可以幫助自己脫離這個險境的厲害武器。
──只能大叫了。
引起這裡的其他職員注意到這件事,一定會有人通知警備員,雖然自己多半會變成人質,至少…。
「──不許叫」
差一下便要叫出來的聲音卡在喉嚨,微張著嘴,初春當真啞住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木山自口袋取出的那長條狀物品。
不是槍、也不是刀刃,木山手中的黑色條狀物,約有普通原子筆的一半那麼長,材質似乎是金屬,在午後陽光的陰影中,黑色物品的頂端散發著微弱的藍光。
「知道這是什麼嗎?」
隔著點距離,木山把那東西拿在手上晃著,那種輕鬆的態度,一點也不像是邪惡計畫曝光的壞蛋該有的冷靜,讓初春意識到危險──不單單是自體的危險,面前的女人似乎掌控著某些可以讓自己唯命是從的東西…
她掌控了初春的恐懼。
「你一動、一叫,我就會按下上面的開關」
「什…唔…」
「說話沒關係」
「……那是、什麼?」
木山笑了,笑容異常地深。她像是面對一個令人滿意的、會適時發問、配合老師表演的學生,以教師般的口吻說道:
「幻想御手,其實是大腦的網路──我利用名為幻想御手的程式,將所有使用過這個程式的人強制變成了這網路的一部分。目前所有昏迷的學生,他們的腦,都在這個網路上…而我,是這個網路的掌控者」
──太乾脆了吧!?
想不到木山會將全部的實情一口氣托出,初春一時之間變得無法反應。
就像被突然打了一拳一樣。
昏迷的學生構成了腦的網路?
但幻想御手不是啟發身體共感覺的程式嗎?
她又是怎麼控制這個網路的?
木山春生究竟──
「前述到此為止」
女人將條狀物拋到半空中再抓住,這舉動讓初春嚇出了一身冷汗,原本想問的、想反駁的、想說的話瞬間忘得一乾二淨。
「這個東西,是機關」
她把條狀物強調似地拿到了自己的雙唇之前。
「或者可以說是幻想御手的自爆裝置──我一按,所有與網路相連的學生,大腦運作都會即刻停止」

──這是打出生以來,初春第一次這麼想要揍一個人。

她咬緊牙,憤怒到無法再說任何一句話。
「對了……那個女孩子也一樣哦」
見初春幾乎要咬破自己嘴唇的憤恨模樣,木山就像拿到糖的孩子,故意地提起了佐天淚子。
──可惡的…人…
明明是這樣一個混帳,面對她,初春卻不能做什麼,只能緊握著雙拳,等待木山春生的下一個指令。
「把手機放到地上──不要想動手腳,你做什麼都不會有我按這個按鈕快」
想把手機當做石頭拿來丟的計畫被看穿了,初春只得乖乖把手機放到地上,「推過來」,一推,手機正好滑到木山的腳邊,木山將之踢到了牆邊,撞擊使得手機本體跟電池分了開來。
「手放在背後,貼到牆上」
聽令貼到牆上後,她聽見木山緩緩走來的聲音──「啊…!」一股讓人聯想不到那消瘦身形的力道捉住了初春的右手踝。
剛剛沒有打起來,真是太好了。初春只能這麼想,這已經不是小孩與成人的差別了,木山的力氣,大到出乎人意料。
大到令人覺得詭異。
「捏斷也可以呢」
透著笑意的聲音就在耳邊,為了控制初春的掙扎,木山整個人壓到了她身上,而且她的手還在加強著力道──再這樣下去,手真的會斷掉──就在本能的淚水滾落臉頰時,被緊緊捉住的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聲清脆的聲響。
手銬銬住了初春的左手。
她雙腿一軟、跪到了地上。
木山捉著手銬,有些粗暴地把她從地上拉起,將動不了的右手也用手銬銬起。

「──去兜風吧」

微微抬頭,只看見了木山扭曲地笑著的嘴角。
淚水與汗水在臉上肆虐,微微喘著氣,初春第一次在心裡詛咒一個人的死亡。
女人的手始終沒有離開那個機關。





「木山博士」
走廊上,有人喊住了他們。
一轉過頭,站在不遠處轉角的是名矮矮的男性研究員。
「要出去嗎?」他朝木山與初春的方向笑著問。
「是啊,帶『學生』出去吃個午餐」木山用下巴點了點站在自己前方的初春:「大概一個小時後回來吧」
「慢慢來也沒關係啊,你總是不午休,偶爾一次,就好好吃頓飯吧」
「哦…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去吧去吧,主管那邊有我擋著」
男研究員說著,敲了敲自己的胸口,舉動之間不難看出,他想博得木山的好感。
像這種人,是不會注意到情況有異的。
「打個招呼吧」,木山用只有初春聽得見的聲音說,後者硬扯出個笑容,朝男研究員屈了個身。
「幫老師拿衣服,真是乖巧啊」以這句誇獎做為回禮,男研究員揮著手離開了。
初春很希望他注意到,自己懷中的白袍底下是一雙被手銬銬住、失去自由的手,甚至考慮過故意跌倒,把手銬讓男研究員看到──問題是,木山春生的手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黑色的機關,初春怎麼樣都不敢冒險行事。
「可要拿好衣服哦」
循著木山的指示,他們利用院內人員專用的電梯,避開了大多的患者,途中雖然又跟一些人擦身而過,但誰也沒有發現初春異常的臉色,最多是跟木山笑著聊了兩三句後就走了。
好幾次,初春都差點忍不住要在那些人面前大叫。
不過,始終壓抑了下來。
恐懼、憤怒、衝動,全部壓抑了下來──佐天的命在木山手中,初春說什麼也會把全部的事情都忍下來。
玻璃大門向兩旁敞開,炎夏的空氣撲面而來。
停車場被毒辣的太陽照得一片熱氣蒸騰。
從初春頸後流下的,卻是冷汗。

在一排又一排黑色、白色的車子之中,那台藍色的跑車,格外地顯眼。
格外地刺眼。

再走過去,就是木山的車子。
一但上了那台車,就真的沒有機會逃走了。
得想點辦法、得想點辦法…──橫越過像滾燙石板的停車場,每一步路都走得很辛苦,喉嚨很乾,初春猛吞著口水。

最後,什麼辦法也沒有想出來,
她被推進了車裡。
一屁股跌坐在跑車特有的、硬梆梆的座椅上
「真熱啊…」鑽進像烤箱一樣的車子裡,木山砰一聲關上車門,上了鎖後才開始幫初春拉安全帶。
她的手已經從機關上離開。
但現在,任由初春怎麼抵抗,都是徒勞了。
在這狹小的車子裡,木山掌控了一切──經歷方才被狠捉到哭出來的過程,初春怎麼想都不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點可能性去制伏坐在自己旁邊、一車子發動後就把冷氣開到最強的女人。
「真熱啊…」
低喃著同樣的台詞,車子緩緩地開出了水穗病院的停車場。

──上路不久後,木山一邊笑著,一邊告訴了初春一件事。
關於那『機關』,其實只是木山家門鎖的這件事。




(完)
──────]
Piku桑之前提過『不知道木山是怎麼把初春押到車上的』,腦補了一下。
後來木山有告訴初春「你知道嗎,那其實是我家的門鎖…」,初春之後的情緒才比較回歸正常。
再打一篇木山枝先、木山美琴跟木山青蛙,對超電磁砲我就沒有遺願了=w=

明後天要去新潟附近的離島佐渡兩天,不能上網。
希望不要下雨。(拜拜拜)

創作者介紹

藤乃便當屋

d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dimon

  • 謝謝,我心中的那根東西(謎)就跟piku桑畫的一樣,真是開心^q^

    >木山的一支腿(另一隻手?)應該滑進初春股間然後(下略
    其實在我的腦補中,木山當初是從背後壓上去的(因為我喜歡看從後面來的(喂))
    初春是面對著牆壁被壓,所以當時她是用背部感受著木山的胸(消音)
    木山就好在多元化啊,可攻可受cp多,還廣幅度地從純情戲碼到成人戲碼都玩得起來(雖然是腦補就是了(爆))
    木山老師好棒啊~~\^q^/

    >記憶回流有說法也是木山使用能力
    這我是不這麼想,可能跟木山的能力有關,但不太可能是木山故意要放給美琴看的
    她太天然,不像是那種會賣弄不幸的人。

    >大概因為木山一遇上孩子就會失去理智(?
    這我百分之兩百同意啊啊啊啊啊啊啊wwwwwwwwwwww
    平常總一附天塌下來也無所謂的表情,但一扯到小孩馬上就短路
    不如說木山腦子裡只有兩條神經,一條是用來做研究的,另一條是用來處理跟小孩有關的事情的,所以只有面對這兩件事情有反應(其他事情都判別不能^q^)

    >事實上木山那身設定也是釣女生一流的料
    天然頹廢風…(謎)

    禁書到現在還在發展,我自己也沒讀過禁書,但做為一個木山控,在妄想的世界裡,木山後來利用改造版的幻想御手,靠著那幾個孩子成了能力者,像隻帶子狼在學園都市的背後活躍著……(title:木山日記~學園戰記篇~)(完全是妄想)
  • Piku
  • 不好意思最近讀書考試花了點時間m(_ _)m

    id=10931518
    那根東西(跟手銬)本來要收到四次元袋是問題之一
    id=10931517
    木山的一支腿(另一隻手?)應該滑進初春股間然後(下略

    木山果然是帶點攻擊性攻略起來才比較好玩(喂
    雖然看著電磁砲特典MMR2就覺得
    木山發著嬌聲被推其實很棒(默

    >漫畫的木山日記有提過木山有讀心能力,加上她去泡咖啡之前拍初春那一下實在不太自然,我猜大概是想透過初春了解一下風紀隊當時的偵查進度到了哪裡。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www
    說上來這段時間有身體接觸過的也只有跟初春啊
    (雖然黑子好像跟木山扣好過衣領鈕扣)
    之後就是美琴電完之後被美琴從後面抱(無誤

    記憶回流有說法也是木山使用能力
    選擇性要給美琴看的東西
    [s]她跟枝先當年(以及昏迷時?)的幼女猥褻行為當然是沒流放出去了[/s]

    初春能輕一下就能將推木山進坑
    大概因為木山一遇上孩子就會失去理智(?
    表面上裝出沒甚麼心裡是Heaven狀態那種
    跟小女生坐上自己那酷酷的跑車一起兜風
    真的很讓人興奮啊
    事實上木山那身設定也是釣女生一流的料

    木山到底濫用幻想御手到哪個程度呢
    總覺得那種力量跟鋒芒
    在後面幾乎完全消掉到了一個詭異的程度
    不過這樣很好推(喂

    我會熱切留意有關木山R-18的發展的www
    請加油(握手
  • dimon
  • >嗚好喜歡這壞壞的木山君(鼻血
    呵呵呵…她也只有這時壞得起來,之後就被初春吃得死死的了=w=
    壞壞的木山君就像神奇寶貝裡的稀有色怪獸一樣難遇到啊

    >亂雜開放篇的木山
    哎,忙著收尾嘛~w~
    我是不覺得木山狡詐過(喂)所以對之後她被糖果女玩感覺也還好,比較讓我噴飯的是初春啊。原本木山只是站在坑旁邊,直到初春把木山推下坑…\^q^/

    >但木山讓初春到自己的研究所來的原因是甚麼呢
    確保人質嗎?
    其實這段我也有腦補過,漫畫的木山日記有提過木山有讀心能力,加上她去泡咖啡之前拍初春那一下實在不太自然,我猜大概是想透過初春了解一下風紀隊當時的偵查進度到了哪裡。
    我知道我想太多了(爆)

    >初春對木山就是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笑
    我去查了一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啥後,發覺初春對木山真是超級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wwwwwwwww

    >很喜歡這兩篇兩人互推的情節
    真希望有天能寫兩人互做的情節(喂!)



    >下一篇木山攻X枝先受希望!!
    我擔心木山攻x美琴受R-18會先出來\^q^/

    >崩潰的木山
    我當時只覺得
    老師好棒啊老師老師老師老師老師哈啊哈啊…(爆)
    那段木山頹的超得我心的=//////=
  • urd
  • 看到木山一直說好熱好熱的時候,就覺得她果然是一整天都待在實驗室(冷氣房)的人。
    下一篇木山攻X枝先受 R-18希望!!(敲碗)好可口的師生戀(口水)...
    另外我想問一下 全24話中 覺得22話最後面和美琴吵架結果崩潰的木山的樣子最萌的只有我嗎?(木山果然是M)
  • Piku
  • 其實是上洗手間後忘了泡咖啡這回事
    或者是咖啡用完了也沒有買新的……

    嗚好喜歡這壞壞的木山君(鼻血

    總是覺得後面亂雜開放篇的木山
    就是少了這種機智狡黠
    明明之前就是能將初春跟美琴玩弄股掌之中
    後面卻是被糖果女耍了兩回
    從一匹孤獨的狼變成了可以隨便調戲的小狗啊

    雖說被發現相關的東西是因為不小心
    但木山讓初春到自己的研究所來的原因是甚麼呢
    因為純粹想吊她回家嗎(笑
    當年的枝先也是這麼上她家去了
    有說枝先預知木山的行動所以故意摔倒云云……

    弱氣的初春好可口
    不過對比後來的事(跟之前的3:0)就這麼想
    初春對木山就是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笑
    木山將事情完本告訴初春也實在是太誠實了
    似乎在拘留所也是這麼誠實的樣子(苦笑

    很喜歡這兩篇兩人互推的情節
    木山老師果然有超能力就超強(笑
    木山就給多點人推倒吧(啥

    ……最後原來是初春的詛咒讓木山沒法出院啊(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