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原本是在打奈葉掛掉,不知道為什麼打到後來變成踢呀重傷。(果然我無法違抗自己的愛)(爆) 

嘛,總算是開始放寒假了。 

Blog的更新率……應該會提高…吧(毆)

 

 

 

 

 

重度觀察室內的燈光是微弱的白色。

但因牆壁地板天花板都是淡如湖水藍的材質構成,透過玻璃所看見的觀察室,就像是某艘在不知名的湖中沉沒的船,充斥著淡藍色的光。

沒錯…這是艘沉船,一艘方沉下不久,尚未長出青苔,還沒有魚群築巢的船。

躺在病床上的蒂亞娜.蘭斯特,捆滿繃帶的身上接著無數的管子,則是連接到岸上的繩索。

眾人正在嘗試著將她拉回岸上。

「大致的情況,可以請你解釋嗎」 

 

 

象徵特殊救難隊之榮耀的銀色制服包裹著那位從米德地區趕來的准尉,中島准尉的右手上掛著米白色的制服大衣,執務官候補生在她的左耳說明著事故發生的經過。

候補生十分努力地想鎮定下來,但說話時牙間還是不住打顫。

「嗯…是這樣啊」

直盯著觀察室內的准尉,自從踏上次元艦隊後首次將頭低了下來,「這樣啊…」方才的內容實際上她聽進了多少呢?現在她似乎是在讀掛著大衣的手上拿著的一張表格,因為那是方才綠髮的醫師直接交給她的東西,所以候補生並不知道表格中是些什麼內容。

算了…誰還管它是什麼內容,可惡。一想到自己的直屬上司正躺在觀察室內,還未脫離危險期,候補生差點將嘴唇給咬了出血。

「等一下,總局的菲特.泰斯塔諾莎執務官會來接你」准尉將A4大小的紙張摺了四次,收進胸前的口袋,她轉頭看著候補生,陰霾使她的雙瞳變得渾沌,完全不似候補生曾在蘭斯特執務官的私人照片中所見過的翠綠。 

 

 

好幾次都被執務官笑說是長不大的娃娃臉,柔柔軟軟的那張容貌,現在也變得像是個陌生人一樣地鋼硬。

「人事部應該已經有派人先跟你解釋過了…總之,在蘭斯特執務官康復之前,你先在泰斯塔諾莎執務官底下工作,她的名字你應該已經聽過許多次了吧…她曾是蘭斯特執務官還是候補生時的直屬上司,相信你們會處得不錯」

候補生的身體不禁又開始顫抖。康復之前,傷成這樣還有可能完全康復嗎?那是准尉的願望嗎──

連能不能活下去都還不確定。

「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有…」天啊,不要發抖…!她在心中哀嚎,然而發抖居然無法停止。

 

 

 

站在面無表情的准尉的面前,她的發抖無法停止。

 

 

 

這個人不是人類,是持有『人類身分』的戰鬥機人。

據說之前還未進入特救部隊時曾有過情緒失控而暴走的紀錄,當時雖然沒有傳出死傷,但准尉本身就像顆不定時炸彈一樣令人恐懼。

任職特救隊的她雖有著「就像是為了救人而誕生在這世上」的評價,但這樣的批評沒有辦法否定准尉身上有著不屬於人類的強大力量──純粹為了爭戰而被賦予的力量。

她是『異己』。

所以會激起人恐懼的本能。

真是諷刺啊,回想起執務官每每提到准尉時難掩的欣喜,越是體認到這兩個人之間的牽絆之深,對准尉的恐懼也就越是增大。

 

 

 

他們是對彼此來說十分特別的存在,因此,此時此地沒有比執務官更能讓准尉情緒失控的因子存在了。

 

 

 

凍結的空氣中可以聽到從遠處的走廊上傳來的許多腳步聲,那邊的世界是流動的,相隔幾公尺遠的此處卻陷入了末日的死寂。

觀察室內儀器的聲音也傳不到外面。

直到通訊迴路傳出訊號聲為止的一分鐘之間,候補生覺得自己就算當場被殺死了也不奇怪,為什麼會這樣想呢,深藍色的空士制服吸飽了冷汗而變得沉重,擁有滄海色之髮的女性,就像伏著身軀作出防衛姿勢的野獸一樣全身散發出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准尉背過身,打開了通訊迴路。

『昴!』看不見通訊端那頭的畫面,只有高亢的女性聲音衝進了耳中。

「──奈葉小姐…」

從准尉的喉嚨發出了跟方才的冰冷截然不同的溫度,候補生吃驚地瞪大了眼。

野獸離開了,現在站在前方的是,在風雨中急欲尋求庇護所的弱小幼獸。

『菲特馬上就會過去了,銀河呢?』

「姊姊晚上會到,爸爸也會想辦法抽時間過來」

『…蒂亞娜的狀況如何?』

「還沒脫離危險期」

『主治醫師是哪位呢?』

「瑪莉小姐…她說等情況穩定一點後會把蒂亞移動至總局接受治療」

『總局…?不是要到米德來嗎』

「不,要移動到總局,瑪莉小姐有一位認識的醫師在那邊,移動到那裡的話,可以接受比較完善的治療」

『…那昴你呢?』

「我會跟部隊申請停職到蒂亞復原為止,有可能會花上好幾年…假如部隊沒辦法允許我這樣的行動的話,辭職也可以」

『…真的不能到米德這邊嗎?』

想必通訊端那頭的女性也看不到候補生這個第三者,她對准尉講話的語氣充滿了毫不掩飾的情緒。

「奈葉小姐在想,把蒂亞移動到先端技術醫療中心裡治療對吧」

『……』

「…實際上中心不能算是好醫院」

『什麼…?』

「中心存在的最終目的是技術的實踐與改進,那裡是與病人簽下契約,以最新科技治療他們,但不保證能治癒他們的地方」

「──」白老鼠。清楚的字眼浮現在候補生心中。 

 

 

「奈葉小姐的『聯絡人』是菲特小姐對吧?」

准尉突然問。

 

 

 

聯絡人,候補生猜想那應該是指當他們在單位間調動時會被要求填寫或更新的基本資料上的『聯絡人』。

聯絡人不限於管理局局員,大部分的人會在這格填入某位家人,假若某天出了意外,管理局就會和聯絡人聯繫,請此人到單位上處理一些事情,或者──將局員先前錄好的『遺書』和遺物一併交給此人。

這就是聯絡人唯一的作用。

接收壞消息。

 

 

 

這麼說來這位奈葉小姐也是我們管理局的人…?說的也是,若不是局員的ID基本上是不可能在艦橋中以通訊迴路直接通話的。

等等,准尉剛剛說了什麼?奈葉小姐的聯絡人是…菲特小姐?該不會是指泰斯塔諾莎執務官…

候補生這才想起某位有Ace of Ace之稱號的魔導師名字也是叫『nanoha』…而且,這位魔導師是執務官過去的上司。

 

 

 

「蒂亞的聯絡人居然是我呢」

所以從蒂亞娜小姐被LostLogia的爆炸直擊後,第一時間趕到艦隊上的是人在米德地區灣岸特殊救難隊服務的准尉,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對那孩子來說,你早已經是她無可取代的家人』

「……」

『對昴而言,蒂亞娜不也是嗎』 

 

 

「…大概吧」

准尉的頭微微歪過,看著天花板。

「──這個身體有太多不確定的事情了…」 

 

 

候補生感覺到在她的背後有人從遠處走了過來,她應該要轉過頭查看的,但是她沒有。

准尉顫抖的肩膀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蒂亞娜會沒事的,昴,會沒事的』

一抹金黃色繞過候補生走到准尉的身邊,用能包容一切的柔和空氣和強壯的手臂,溫柔地抱住了准尉的頭。

「沒事的…沒事的…」

在泰斯塔諾莎執務官結合了自身之期望的重複語句中,可以聽見微弱的哧泣聲,像是由沉船冒出水面的氣泡般,斷斷續續。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mon 的頭像
dimon

藤乃便當屋

d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mon
  • 同學,歹勢啦但這是單篇
  • 我在搜尋奈葉同人時,無意間看到大大的文章,
    寫得太好了,尤其是感情的部分,
    有很細膩的表述,
    希望可以一直連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