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明天…期中考。 

我家在那個方向

少女盈盈地笑著,因為她在鈴木美佳面前總是那樣溫柔地笑著,所以光憑表情來看,染上了夕色的兩人就跟平日沒什麼差別,是老師與學生,對於老師:『北川同學?』這樣好奇為什麼少女走到一半就停下了腳步的問句,學生回答了:『我家在那個方向』的答案。 

 

不過,奇怪了。美佳盯著少女舉在身旁,指著右邊一條小徑的手,數條鐵軌橫躺在兩人之間,方才少女停下腳步時,美佳沒有立刻發覺,因為她在想事情,等到雙腳都離開了鐵道後,她才發現原本走在身旁的人不見了。

比放學時間還要晚了許久才離開學校,此刻這條有平交道的通學路上只有他們兩個人,美佳知道這點,所以奇怪的不是平時熱鬧的通學路出奇安靜的景象,而是少女的說詞有問題。

規律的聲音由遠而近,平交道兩旁的柵欄降了下來。

 

 

「老師,明天見」

 

 

少女──北川理央瞇起了眼,她的笑容在下一秒被疾駛而過的車廂掩蓋,美佳反射性想向前踏去的腳步止住了。

平日下班時間通過的那列電車,她知道平交道的柵欄短短十幾秒就會向上舉回原來的位置,不過,現在的時間不是平常的時間,所以這列不知名的電車,在整整侵佔了美佳的視線半分鐘有餘之後才呼嘯而去。

呆呆地望著那頭,已經不見理央的身影。

往她剛剛指的那條小徑看去,延鐵道而舖的道路上同樣不見理央。這麼長的一條路,三十秒就走完了嗎?雖然北川同學是擁有一雙修長的腿,走路速度也比一般人快──也有可能是因為自己腿太短了才總是覺得她走得很快──但這麼長的一條路…美佳往前走了兩步,看著小徑的盡頭被夕陽模糊。

怎麼會走得那麼快,一下子就不見人影了?

 

 

不對。她眨了眨眼睛。重點是,北川同學的家根本不是在那個方向。

身為那孩子的導師,美佳怎麼可能不知道,理央的家是在過了這鐵道再走五分鐘的路程左轉就能看到的那個兒童公園附近呢?

就算他們平常不會一起放學回家,但直到要左轉之前的路線兩人是一樣的,這點程度的事情,美佳還是知道。

奇怪了,還是說,北川同學今天有其他行程?可是她剛剛是說『我家』沒錯…對了,是不是指親戚家呢?…但那也不該用家來形容啊。

實在想不透,美佳只好轉過身,乖乖地繼續走屬於她的歸途。

 

 

心中浮現了那孩子瞇起眼睛微笑的模樣。

『明天見』

 

 

「……」

說起來,理央的這句話也有錯誤,美佳明天因為有一件談不上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得跟學校請個假,明天他們兩個在學校是碰不到面的。

而──明天,就是這學期的結束,之後是長達數十天的休假,理央一直是成績在上層的優等生,沒有社團活動的她,假期中是不會有理由在學校跟美佳見面的。

當然,只要她願意的話,穿上制服就可以毫無顧忌地進入學校找任何她想找的人,但不知道為什麼,美佳很確定理央不會這麼做,就算以前有過類似的事情,但『這一次』,她不會這麼做。

 

 

夕陽的巧手將美佳嬌小的身型織成了一條長長的黑裐。

一時之間想不起明天相親對象的長相,理央看來沒有絲毫笑意的笑容,在心頭揮之不去。

 

 

 

 

 

 

 

 

「學校怎麼了嗎?」

餐桌上,父親很輕易地就察覺理央的不對勁,理央不認為這是自己動搖得太明顯,她的父母一向對觀察女兒這件事情頗為拿手,雖說是獨生女,也受到家族相當的疼愛,但父母並不會因為疼愛自己就蒙蔽了雙眼,對許多事實視而不見一事,理央覺得十分尊敬。

母親今天得加班,能不能回家睡覺還不確定,不過依照過往的經驗今天她大概不免得在公司過夜了吧。餐桌上只有理央跟父親,晚餐是理央負責的,因為凡事都很優秀的父親惟獨廚藝令人不敢恭維。

知道全面的否定將會被輕易戳破,理央於是給了個曖昧的答案。沒什麼,期末有點忙而已。將芥末跟醬油拌在一起,家族八代都是日本人的她雖然莫名其妙地擁有一張彷彿東西方混血兒的臉,卻比較喜歡吃和食。

「這樣啊」父親點了點頭,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聽信了理央的話,理央覺得應該是不信吧,不是因為他不相信自己的女兒,而是因為他很瞭解自己的女兒。

會那麼簡單就打住話題,也是基於對孩子的尊重跟信賴,『你覺得有必要談,你自然會跟我談,我若察覺了怪異當然會問你,但如果你不想回答,我也沒有必要從你嘴裡把事情挖出來』,對於這種教育方針理央從來不覺得父母冷淡或不關心自己,相反地,她充分地享受著這樣的自由以及與父母的默契。

父親開始聊起了最近工作上的事情,理央從小就不討厭這個話題,晚餐在不錯的氣氛中結束了。

當理央在洗碗,父親站在身旁幫忙擦碗時,她狀似不經意地問了一句:「爸爸,你跟媽媽當初是怎麼結婚的?」

父親擦著盤子,露出了奸詐的笑:「理央已經開始考慮結婚的事情了嗎?」

「是戀愛結婚嗎?還是相親結婚?」直接忽略掉父親的玩笑,理央繼續問,一邊連自己都沒有發覺地祈禱著不要是後者,她覺得這個家很好,她很喜歡也很尊敬父母,她無法接受這樣登對的夫妻是以相親為起點開始的,因為美佳老師明天要去相親。

「我跟滋子是戀愛結婚的」父親沒有稱呼母親為『媽媽』的習慣,總是直呼她的名字:「當年還鬧得滿城風雨呢」

「為什麼,是爺爺奶奶們反對嗎?」

「是啊,因為當時滋子藉由相親認識了一個很好的對象,你知道你媽媽的背景,岳父岳母們一直希望她不是招個很有擔當的男人就是可以乖乖閉嘴的男人,所以當滋子跟我正在交往的事情被發現時,我可是很狼狽的呢」

「爸爸很狼狽?」理央笑了:「我想像不出來」

「那是因為你認識的是二十九歲以後的北川弘,而不是當年只有二十四歲的岸田弘,我可愛的理央」

 

 

關上烘碗機的蓋子,走到客廳時,弘也從冰箱拿出了麥茶和兩個杯子。

 

 

「總之之後鬧了很久,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這一步」

「說是好不容易」理央把麥茶遞給弘,露出苦笑:「也不過就是媽媽懷了我,所以外公外婆他們才不得不承認你們而已啊」關於這部分理央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父母是先懷了她才結婚的。

「是啊,畢竟是很重門面的家系,知道滋子懷了你之後心不甘情不願但手腳很快很俐落地讓我們結婚了」弘毫不心虛:「所以你不但是愛的結晶還是愛的小天使呢,理央」明明喝著麥茶,弘說話的內容卻像是喝了酒一樣。

真是的,美佳老師如果聽到這種事情,不知道會怎麼反應,不曾聽聞過有戀愛經驗的她,應該是會臉紅心跳吧,當事人倒是覺得挺有趣的就是了。 

 

「理央也有想結婚的對象了嗎?」作父親的一邊喝著麥茶一邊好奇地看著女兒,理央今年高中二年級──明天過後就是二點五年級了,但她的外表很成熟,打了層次的淺褐色長髮和比一般東方人更立體了點的臉蛋,不說話的時候,散發出來的氣息是充滿穩重的知性美,這樣的她只要穿上不同的衣服,走在路上被誤認為大學生甚至上班族,弘都不覺得奇怪。

如果說理央現在正在跟某個男人交往著,並且跟那個男人發展到了想要結婚的地步,說實在的弘也不會特別大驚小怪,他知道這麼說不像是一般父親對於自己女兒想要結婚的感想,不過他跟理央的父女關係就是這樣。

沉默了半頃,電視上的球賽經典回顧已經播到了第二部分,當某個理央不認識的打擊者轟出一記滿壘全壘打上演逆轉時,她才緩緩開口:「想結也結不了──至少在日本」

 

 

弘好像懂、又好像不懂女兒的意思,他替理央又倒了杯麥茶。

這是自己用自己的方式拉拔大的小孩,明明吃得東西都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卻發育地比一般小孩都好,撇開身材不說,理央高一那年就以經長得跟弘平高了,雖然高二之後似乎就停止了發育,但現在的理央整整高過弘半顆頭。

──滋子不是沒說過,那是弘不高的關係就是了。

弘的大女孩,現在正雙手抱著膝,在電視前縮成一小團,在弘的印象中,她從小到大只有一次有過跟現在一樣的行為,那是在她八歲,滋子出了車禍,身受重傷住進加護病房,在學校得知這個消息的理央一回家就抱起了膝縮在電視前。

理央沒有將自己鎖在房間裡,卻也沒有哭著要去找滋子,在弘開口之前她不曾一次提過想去見自己的母親,只是過著跟平常一樣的生活,但暫時多了個會縮在電視機前的習慣。

 

 

現在的理央就跟當時的理央一樣,面對著電視的他們有著一樣大小的身型,那不是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的外貌,而是藏在人心最深處,最原始且長不大的,名為恐懼的情緒。

恐懼著將會失去什麼自己卻無法阻止的小小背影。

 

 

 

 

 

 

 

 

半夜三點整,北川理央躺在柔軟的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稍早一點,晚上九點半左右,老爹來過一次電話──老爹其實是理央的同學,中村元,因為行為模是跟外表都很老成的關係,從一年級發生了某事後就開始被大家這樣暱稱──元在電話裡簡短地說了,最近在學校看北川很沒精神,反正都要放假了,乾脆大家約個時間去遠一點的地方玩個幾天。

兩人講了五分鐘左右的電話,之間完全沒有提到美佳的名字。

理央知道元是刻意避開提到美佳,他很笨拙,但也很真誠,想關心理央,又擔心戳到痛處。

 

 

平日總玩在一起的朋友裡,只有元一個人發覺了理央對美佳的心意不是如表面那樣的玩笑。

 

 

樓下傳來乒乒砰砰的聲音,理央翻身下床,知道是母親回來了。

「理央~」果然一下樓梯就看見北川滋子很狼狽地坐在開了燈的玄關上──她剛剛可能跌倒了,公事包很不自然地躺在樓梯口附近。理央趕緊跑步過去打算扶起母親,才發現她的鞋子還沒脫下。

滋子跟弘都一樣,不管自己如何疲憊,如何不堪,在理央面前他們總是笑著張臉,尤其滋子,理央從小到大很少看見她的臉有不笑的時候,因此她還曾一度懷疑母親是個沒有生理期的女人。

單膝跪在累垮了的滋子的腳邊,理央細細地解開短靴上的黑色鞋帶,剪著一頭清爽短髮的滋子雖然在工作上很有天分,卻是個生活白癡,可能是家庭背景影響,也可能是因為弘是居家型的男性,總之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造就了滋子很不會照顧自己的個性,也造就了理央從小就特別清楚怎麼照顧女孩子的特性。

「背我到弘那邊~」職場上沉穩狡詐的野獸,回到家後的最大樂趣就是一個勁地向老公還有女兒撒嬌。理央先提起了滋子的公事包,再走回去將她背了起來。母親矮了父親半顆頭,高了美佳老師半顆頭,背起來卻比美佳老師還要輕。

在主臥室的門前將滋子放了下來,「怎麼不在公司過夜就好了?」理央有些心疼地拍了拍沾在她衣服上的灰塵,不過滋子的神志已經睡著了一半,所以沒聽到理央的問題,她反而搖搖晃晃地看著理央。

「理央…沒在睡覺嗎…?」

女兒身上穿著牛仔褲和粉紅色的休閒服,不是平常睡覺時會穿的睡袍。

「沒有啊,我只是今天想去晨跑」理央笑著嘆了口氣,推開房門讓滋子走進去,「媽媽你快休息吧」接著帶上門,滋子迷迷糊糊的臉就從眼前消失了。

 

 

事實上,從跟元通完電話後到現在,理央還沒闔過眼。

 

 

幾個小時後有結業式,昨天一天下來也很累了,但就是一點睡意也沒有,累卻不想睡,躺在床上只能乾瞪著眼發呆,實在很難受。

回到二樓的房間,理央稍微整理了下床鋪。

 

 

你打算怎麼辦呢?心裡的聲音問。不能怎麼辦。理智回答。

 

 

美佳是自己的老師,而自己是美佳的學生。二十七歲的美佳長得很嬌小,十六歲的理央長得很高大。娃娃臉的美佳沒有十分突出的優點,理央喜歡有點脫線的她平凡努力、慌張不知所措的可愛模樣。

 

 

不過美佳明天──今天,就要去相親了,第一次相親,週遭的人卻都當成美佳勢必會在這次相親中決定自己將來的伴侶似的或興奮或低落。

理央屬於後者,她有把握,自己的低落如果有輸給任何人那唯一一個會輸的大概就是美佳的父親,他是個很寵女兒的爸爸。

 

 

不能怎麼辦。靠在窗邊,理央將皮夾拿在手中,深褐色的皮夾裡有放美佳的照片,原相片是跟其他同學一起合照的,理央卻在拿到加洗的份之後毫不猶豫地把美佳的部分四四方方地剪了下來,收在自己的皮夾裡。

 

 

結了婚的話,美佳就不會繼續當學校的老師了,這樣的傳言甚囂塵土,理央也覺得很有可能。

她跟美佳之間的聯繫會被切斷。

不過跟其他同學不同,她跟美佳的聯繫之所以會終止,不是因為後者不再繼續擔任教職了,而是因為──她要結婚了。

 

 

合起皮夾,理央看著窗外,天空以經泛起了魚肚白,房間的空調設定在二十四度,短暫的一年半之中跟美佳共同擁有的回憶循著規律的機械運轉聲規律地在腦海中播放著。

 

 

跑馬燈?我要死了嗎?如果死了就好了,因為我既不能跟美佳老師相親,也不可能跟她結婚。

 

 

──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了嗎?

 

 

 

 

 

 

 

 

從新年時跟班上同學們一起去參拜以來,已經好久沒穿和服了。

『看起來就像要去參加七五三一樣呢』當時到鈴木家迎接美佳的人是理央,她雖然曾興奮地慫恿美佳一定要穿和服,自己卻穿著很普通的冬服出現──說是很普通,那是相較於富有文化意義的和服而言,否則其實是十分簡單卻不失品味的打扮,高領的米色襯衣加上V領背心包裹著理央凹凸有致的身材,合身的長褲更凸顯出了她的高挑,墨綠色的長大衣,帽緣織上了蓬鬆的毛,看起來好溫暖。

她站在玄關階下,卻比站在階上的鈴木一家三口都還要高。看著美佳的眼神,與其說是憐愛,不如說是──看著寵物的陶醉眼神。

 

 

真是的,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想起北川同學那張欺負人的臉呢??

 

 

「美佳,站好一點,否則我腰帶打不好」

「啊,抱、抱歉」

這裡是約有六塊榻榻米那麼大的房間,正在幫美佳穿和服的,是從小就在商店街認識的美容院阿姨。

在這裡裝扮好後,就要直驅相親的飯店了,因為還要吃飯的關係,阿姨故意沒有把腰帶打太緊,這樣美佳就可以多享用一點美食,但相對地一但有起身坐下或行走這些動作時都要特別注意腰帶。

「美佳也到這個年紀了呢」阿姨頗有感慨地說:「明明穿起來還像七五三的孩子,這次居然是要出嫁了…」從美佳的角度可以看見她眼泛淚光。

不過。阿姨,還沒有要出嫁啦,只是去相親罷了。美佳複雜地笑著,有尷尬也有害羞。

 

 

從家裡出發到這裡前,理央、元等班上的同學們出現在了美佳的面前。

清晨的天空才剛染上淡淡的藍色,他們是約好了才一起來的嗎?還是這是朋友之間無言的默契呢?因美佳可能會辭去教職而在這幾天內一直塗染在那些孩子臉上的失落,在當時感覺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

『美佳老師』開口說話的人是站在正中間的理央,雖然裡頭的衣服不同,但那件墨綠色的大衣是確實是新年時的那一件。

『加油哦』

她笑著說──已經不再是昨天那種單純為了不讓美佳擔心而硬撐起的笑容,而是跟平日一樣溫柔的『北川微笑』。

但美佳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那不是因為她恢復了,而是有某些東西在那孩子的心中改變了,或者說,她放棄了某些東西。

她放棄了某些東西去調適自己,好讓自己接受目前以及未來可能的狀況。

──什麼狀況?

把車開到了巷口的母親沒有發覺學生們來送美佳一程,她出聲催促女兒加緊腳步,美佳對著學生們揮手道別,臉上是安心的笑容。

 

 

既然理央可以改變,那麼自己也可以改變。

 

 

抱著這樣的心情,美佳坐上了及將開往飯店的車,然而她甚至還沒弄清楚,面對這場相親自己潛意識認為需要改變的究竟是什麼呢?理央放棄了的究竟是什麼呢?

理央將自己苦澀的情感以玩笑的糖衣包裹得很好,美佳將自己淡淡的情愫用遲鈍的外殼保護得很好,所以相親很順利地開始了,美佳緊張得肚子痛,卻沒有任何一點悲傷難過。

 

 

 

 

 

 

 

 

新學期開始了。

單身的鈴木美佳依舊是北川理央等人的導師。

 

 

「一下子就被拒絕了,對方說如果不是會家事的女孩子不要」被理央攬在懷中的美佳跟其他同學們說明著,她相親的對象是刑警,因此需要一個能在後方全力支援家事的女性,很不幸的是美佳自幼就跟家事無緣,因此相親開始不到幾分鐘就宣告失敗了。

「不過,美佳老師吃了大餐吧?」小林茜調皮地捏了捏美佳的肚子,「贅肉都跑出來了啦」

美佳掙扎著抗議,大家你來我往地笑著聊著,看來都對美佳相親失敗一事……感到很高興。

 

 

沒辦法。美佳心想,別說自己的學生了,就是自己的爸爸在知道相親失敗後也是開心地說著言不由衷的安慰話語,媽媽雖然沒有表態但不難看出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終究鈴木夫婦捨不得女兒的心情還是大過了希望女兒找到個好歸宿的心情。

而且,說來說去最高興的也許是美佳本人也不一定。

在對方坦白地說出:「實在很抱歉,但小犬的對象必須是家事手腕靈巧的女性」時,籠罩她的不是憤怒也不是羞愧,而是,打從心底浮現的,難以言喻的情感。

美佳覺得那種感覺叫『安心』。

簡直就像是瞬間內分泌失調,美佳當時差點就睡著了,在被宣告『你出局』的那瞬間,連日累積的緊張情緒全部紓解了開來。

 

 

「真是的,北川同學請不要笑得那麼開心好嗎」回家的路上,美佳朝理央喊話,因為是開學第一天的關係,美佳今天處理班務到了比較晚的時間才離開學校,沒有社團活動也不是班級幹部的理央純粹想跟她一起回家才在學校窩到了這個時間。

理央還是止不住地笑著,絲毫沒有反駁「老師你自己也笑得很開心啊」的意思。

太陽還沒有下山,這個時節的白天總是比較長。

還記得要去相親的前一天,他們也是在這個時間走這段路,但當時整片天空是霞染的橘橙。

美佳偷偷瞄著理央愉快的神情,今天她在學校只要一找到機會就把自己攬到身邊,雖然以前就經常這樣,但今天理央簡直是把美佳當成她的絨毛玩具了,一刻也不想放手。

那雙與美佳不同,充滿女人味的纖纖細手在理央大腿兩側隨前近自然地擺動著,而就是同樣的一雙手,在今天表現出了令人無法忽視的佔有慾,微微顫抖地由後方伸出,扣在美佳平坦的胸前。

 

 

因那個一群同學打鬧都無法掩飾的顫抖,美佳開始思考,她究竟對北川理央這個學生了解多少。

 

 

理央聊起了這段假期與元等人去了哪些地方玩,大家一夥好朋友,去了海邊,去了富永美奈子的別墅跟末武建太的老家,踏過了很多很多地方,補習開始後,時間雖然變得比較難約,大家還是三三兩兩地湊著繞了不少觀光景點,理央、元、美奈子三個人甚至一起去了趟英國。

就像是要將與美佳分隔的這段時間全部分享給她,理央一路上忘我地說著,以至於美佳停下腳步時她沒有立刻發現。

「美佳老師?」終於發覺身旁少了個腳步聲,理央轉過身,鐵道橫臥的那一頭,美佳的表情有點奇怪。

她像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孩子,望著另一頭的理央。

「──北川同學的家不是在那個方向嗎?」

小小的手指向右側的小徑。

理央很快地想起了,這是第幾號場景的橋段。

 

 

 

 

 

 

 

 

跟當時不同的是,這次列車走完它的三十秒後,理央還站在平交道的那端。

美佳靜靜地看著她,看著面紅耳赤的北川理央──現在的她是個被戳破了謊言的孩子,那個平日總是以笑鬧隱藏了某些事物的理央,理央想藏起來的東西被美佳發現了一點點端倪。她藏不住自己通紅的臉。

跟平常完全相反的情況,美佳不再擔任負責手忙腳亂、驚慌失措的角色,理央不再是那個擁有全面主導權的高二學生,他們的配角在這個場景完全調換──掌控了這個局面的人是鈴木美佳。

不過,她卻沒有辦法像理央那樣充分地利用這個機會欺負眼前的少女。

因為她跟理央不同,理央喜歡藉著戲弄美佳得到她變化萬千的表情,美佳想得到的卻是理央說謊的原因。

 

 

「──北川同學?」

 

 

她的視線跟理央對上,覺得自己多半知道她白皙如陶瓷的臉蛋是為了什麼被染紅,但又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清楚。

 

 

 

 

 

 

 

 

 

 

 

 

 

 

(完)

 

 

 

 

 

後記:

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收尾所以斷在這邊。OI 

 

老師的時間,せんせいのお時間,我相信有看過這部的人一定不多,動畫已經不多漫畫一定更少(連我也沒看過漫畫- -…這部平平淡淡有點可愛的小品動畫,當初我居然沒有睡著乖乖地把它給快轉完而且還買了幾片VCD就是為了北川,雖然動畫畫風簡略地很過火,簡略到完全看不出一些角色實際上有『容姿端麗』之類的設定,但我還是莫名地很喜歡北川,她跟美佳的組合真是太標準的『假玩笑真片想』關係(簡稱真想假笑(爆)),在美佳要去相親的那集裡她拿出皮夾裡的照片看時我整個噴飯,一直以為她對美佳純粹是『可愛的寵物』這樣疼愛的心情,結果相親那集讓我對這樣的想法翻了案,理央根本就是以戀愛的心情在喜歡美佳。 

 

 

 

實際上這篇很多東西都是掰出來的,尤其北川家雙親,動畫裡我沒記錯的話根本沒有提過。而且時序部分寫得很模糊,因為我已經忘記相親那話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片子又沒帶在身邊。(這部網路上又根本找不到資料orz(超級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mon 的頭像
dimon

藤乃便當屋

d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mon
  • 帝君也看過?!真高興>////
  • 豆腐
  • 我有喔w
    相親似乎是在結尾的時候(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