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打一篇薇塔跟奈葉的文打到後來發現自己沒有愛打不下去。

 

「爸爸晚一點就會過來了,蒂安娜,你不要拘束,當成都是跟朋友一起出來玩吧」

在不用太拘束之後接的不是『當成自己家一樣就好了』,蒂安娜覺得,這是銀河的細心。

車庫裡,昴跟負責開車的瑪莉忙著將大行李從上頭搬下來。提著隨身物品的銀河領著蒂安娜來到了別墅前,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晶片卡對著大門右手邊的儀器揮了揮,黑色透明箱子上閃爍的紅燈立刻轉變成了綠色。

嗶、嗶、嗶——,做完指紋認證後,從房子的某處發出了聲音,銀河稍微挪動了身體,大門自動開啟了。

「我們先進去整理一下吧」

她牽起蒂安娜的手,帶著她走進了屋內。

 

 

 

今天是由陸士訓練校畢業後的第三天。

 

 

 

畢業前夕,學生們陸續收到人事處的通知,確定會跟昴一起調入陸士三八六部隊災害處理部的蒂安娜,原本打算在畢業典禮結束後直接搬入三八六部隊的宿舍,同那裡的環境及訓練設施一起度過接下來一個月的長假,但這個計畫被昴知道後,她便被極力遊說與其一個人先搬去宿舍、不如跟著中島家一起到他們遠離都心的別墅休息一陣子。

 

 

 

『來嘛、一起來嘛,蒂亞也來的話,一定會好玩一百倍的』

『不要,那樣只會耽擱了訓練』甩開捉著自己肩膀的手,蒂安娜撇過頭,寫起了提早入宿的申請單,面前這張薄薄的單子攸關她由訓練校退宿後的居所,比起昴一時衝動的提議要重要多了。

『蒂亞平常已經訓練很多了,休息一個禮拜不會怎麼樣啦,真的』

『一個禮拜是很長的時間,最近我好不容易才抓到了點幻術魔法的訣竅,突然讓練習中斷那麼久的話可能又要回歸於零了』

『那、那到別墅那邊之後我陪你一起練習,啊,銀河姊姊一定也很想看看蒂亞的幻術魔法的』

背對著昴,蒂安娜仍然可以想像得到這名十三歲的少女在提起姊姊時,雙眼突然異常閃爍了起來的模樣。

 

 

 

銀河‧中島。

跟昴相差了兩歲,一年前由訓練校畢業後被調派往陸士一零八部隊,至今在任務中都維持著水平之上的表現。雖說蒂安娜是以進入航空隊為目標,陸上部隊的銀河也有許多優點是她的榜樣。

於公如此,私人部分,半年多前跟銀河初次見面時,她那種超越一般十五歲少女的成熟氣質,便讓蒂安娜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儘管那次邂逅是在昴的任性(韌性?)之下促成的,之後昴只要假日回家或又要跟姊姊一同出門,都會邀請蒂安娜。

 

 

 

一開始還有點半推半就的感覺,久而久之,跟著中島姊妹一起出門或到中島家作客這種事情,蒂安娜居然也習慣了。

 

 

 

『就算那樣——不行還是不行。而且,那算是你們全家人的出遊,你帶外人回去我認為不妥』

『什麼外人,蒂亞才不是外人!』咦。蒂安娜突然有些小感動。『銀河姊姊講的,蒂亞在訓練校的時候一直照顧著我,所以是像奶媽一樣的恩人!』唉…什麼奶媽,誰餵你喝過奶了?請你至少講保母好不好。

『根本沒有人規定非姓中島不可的人才可以去啊,像瑪莉小姐每年都會跟我們一起去呢,蒂亞也來嘛,來嘛來嘛來嘛』

穿著十分輕便的短褲和一件略嫌大了點的上衣,昴壓抑不了激動的情緒,從自己的位置上跑到蒂安娜的椅子旁席地坐了下來。

『瑪莉?…啊,就是你的那個』

 

 

 

低下頭,還沒看清楚椅子邊那張滿是期待的臉,蒂安娜的焦點先落到了裸露在寬鬆衣服外的肩頭和覆蓋著陰影的鎖骨上。

一年多來日以繼夜的訓練,在昴身上雕塑出看來健康、若隱若現的肌肉線條,揉合十三歲少女肌膚的幼滑,此刻隨著身體主人平穩的呼吸在蒂安娜眼前上下緩動著。

 

 

 

『——蒂亞?』

循著聲音蒂安娜終於對上了昴那雙清澈見底的眼睛。

『——瑪莉就是你的那位個人醫師是不是?』把視線轉回申請書上,筆尖在空白的地方沒有意義地點著。

『這個…與其說是個人醫師,不如說是家庭醫師吧,我跟姊姊如果生病或受傷了都是交給瑪莉小姐處理』

『是嗎——不過,這樣的人跟著你們出遊還算有立場,我真的沒有什麼理由要跟你們全家一起去度假』

『姆,蒂亞是我的朋友、我邀了你、這樣就夠了嘛!』昴捉住蒂安娜的椅子前後搖晃了起來。

『等…不要鬧啦!你這樣我寫不了字』雖然也沒在寫。

『一起出去玩根本不用什麼立場啊!蒂亞你想得太複雜了啦!』

『囉唆!不行就是不行!』

『爸爸也很想見見蒂亞啊、你們到現在都還沒見過!』

『沒有必要為了見面而跟你們一起去度假吧——快放手啦!』 

 

 

 

 

——儘管當時否定地堅決,從現在昴扛在肩上,蒂安娜的行李看來,兩人那晚爭執的勝負早已無須多言。

 

 

 

又輸給了那種莫名其妙的任性…我這樣下去真的可以以職務官為目標嗎?

陽光經由別墅外圍特製的折射板射入了寬敞的客廳,替室內帶來了充足的光線,銀河跟蒂安娜分別以乾濕抹布一前一後簡單地擦拭著傢俱。蒂安娜可以聽見堆滿行李的推車從車庫緩緩接近這裡的聲音。

 

 

 

「似乎沒有很多灰塵呢」

「因為有請人每兩個月過來打掃一次」銀河看著蒂安娜回答,雙手依舊搓揉著抹布。正視著別人說話是這位女性從小就養成的習慣,而不必靠視線也能繼續手邊的工作是伴隨這個習慣衍生出來的技能。

將推車固定在大門的台階前,昴跟瑪莉用接力的方式把行李一包包送進了屋內。待此工作結束後,瑪莉整個人累癱在沙發上——從清晨在港口出關後整整開了六個小時的車來到這裡、沿途遇上有人車子拋錨和車禍她都下車幫忙、加上搬行李,種種勞動差不多已經將平日總窩在實驗室裡的她的體力搾乾了。銀河體貼地沖了一杯熱茶送到瑪莉面前——等等,哪兒來的熱水?

相較於瑪莉,剛收拾完推車、準備把行李搬到二樓的昴看來還是精神奕奕。

「姊姊,蒂亞要睡哪間房間?」

「哎呀…我都差點忘了,蒂安娜,你跟昴上去看一看房間吧,選一個喜歡的,接下來要住一個禮拜呢」

「我知道了」

「啊,還是乾脆就跟我睡一間?我的房間是雙人房哦,蒂亞~」

「我才不要跟你睡…」提起一些要拿到二樓的行李,蒂安娜突然感覺背後一股奇怪的壓力,原來是兩肩都扛了行李的昴正用頭頂著她的背催促她上樓。

「走走走,我帶你去看我們的房間~」「不要推…等、我都說我不要跟你睡一間了啊!」「沒關係啦,我們的房間蒂亞一定會喜歡的」「是你的房間不是我們的房間!」

 

 

 

「年輕人…真好呢…」

聽著兩人乒乒砰砰上了樓的聲音,瑪莉勉強從沙發上說出這句話,銀河露出了苦笑,不知道該不該提醒瑪莉實際上她也才大了昴他們幾歲而已的事實。

 

 

 

 

 

 

 

 

 

(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mon 的頭像
dimon

藤乃便當屋

d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